代际断层显著 内娱还有必要做限定团吗?

来源:36氪 2021-02-09 22:54中投网 A-A+
  当代秀粉:在选秀的坑里不停地仰卧起坐。
 
  前一秒还在吐槽6档选秀节目,700个选手,而秀粉就300人;后一秒立刻又真香打脸,对着露出的新选手大喊“我可以”了。毕竟,这700人当中,大概有500张是老面孔。从2018年到2021年,转眼之间,内娱限定偶像团已经做了9个了。目前在役4个——《创造营2019》的R1SE(男子)、《青春有你2》出道的女子偶像组合THE9、《少年之名》的S.K.Y天空少年以及《创造营2020》的硬糖少女。
 
  四个组合,情况各异,在新人们即将汹涌而来的2021,他们还能承受多大的冲击?而新来的,又能否再造内娱“偶像”神话?
 
  桃系或鹅系,背靠大树究竟好不好乘凉?
 
  选秀江湖,历经4载,各家都有参与,但桃鹅(爱奇艺、腾讯)优势显著,划分了阵地。
 
  桃系有虽然遗憾但难以超越的NINEPERCENT和蔡徐坤,鹅系也手握着曾经辉煌的当家头牌火箭少女和顶流杨超越,尽管均已经解散,但说起来都是吹起偶像产业风口的中流砥柱。内娱偶像江湖,避不开的样本案例。已解散的辉煌与落寞,不是今日的要点,在役的存活情况几何,才是娱sir想要关心的。毕竟,2021年的6档选秀,意味着内娱靠综艺做“限定团”的现象,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于偶像市场和产业之中。
 
  如果,按照内娱选秀综艺来给限定团划分代际,那目前一代NINEPERCENT、火箭少女、二代中的UNINE、新风暴、Blackace均已经解散;在役的限定团还有:R1SE(属于二代)、三代的THE9、硬糖少女和S.K.Y。
 
  这边是塌房带来的热度和讨论的瞬间灿烂,那边是群像得到高度评价之后的热度难续。在过去的2020年,鹅系R1SE与桃系THE9,基本上不相上下。而优酷,在做选秀和做团这件事情上,大概没有天分。而就目前在役的桃鹅家两个组合,都有达到出圈水平的选手——周震南和虞书欣,巧合的是,两位限定团头部,还几乎遇到了同样的争议——“老赖”事件,之后周震南显著低调,虞书欣这边在经过上一周的道歉之后,估计也只能冷处理一段时间。
 
  倘若没有那么多的花边与塌房故事,R1SE的确算得上是除一代团外,发展较为均衡的限定团之一了。
 
  有一说一,在役一年半,成员们营业态度尚算积极,鹅厂也算努力喂养了——一年半的时候3张团体专辑,2个小团综,一个大团综,自家方便安排的节目也安排了不少。比起桃系其运营之有心无力,从NPC开始到THE9,始终都难逃“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责备。THE9整体的情况,透着一股“你能行就行,你不行我也管不了”的放养:THE9的自6月18日于湖南卫视“拼多多直播夜”上演成团出道首秀后,便鲜有团体舞台的呈现。
 
  撇开艺人管理问题,在业务运作上,做团,总是被吐槽倒闭的哇唧唧哇倒没有想象中那么无能。只不过,相比之下,2020年女团的运营,似乎更为艰难,在出道即包揽10+代言的通稿之下,硬糖少女与火箭少女的差距,肉眼可见。而硬糖少女,几乎成了晚会少女,2020年7月份成团,目前发布了一张组合音乐EP《硬糖定律》,除了自家几乎秀人都能上的综艺,多数时候都混迹在各大晚会现场:江苏卫视99聚划算夜、江苏卫视快手一千零一夜晚会湖南卫视天猫双十一开幕盛典、湖南卫视拼多多1111晚会2020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决赛直播、湖南卫视双十二晚会、星光大赏、中央电视台跨年晚会、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等等。
 
  4个团34位成员,在役限定团的尴尬处境,都论证了选秀综艺的热度,并非来源于或最终也不能成就偶像组合的价值,节目是节目,团是团的尴尬也依然难以避免。而那么多“出道2年,归来仍是素人”的故事,也让限定团的模式陷入了一次又一次的质疑——成团真的有价值吗?还不是都快变成晚会通告表演嘉宾了?
 
  代际断层显著、只能“热”在选秀综艺里,内娱还有必要做限定团吗?
 
  ——成团真的有价值吗?
 
  搞了三代限定团的内娱,一直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那些打歌节目、团综等等。但节目之后,限定团们的成绩单并没有给出属于团体价值的优异成绩。团体商务合作(不包含推广)数量与质量均弱于成员当中的头部选手个人的情况;偶像市场,唯粉数量与粘性显著高于团体,粉丝们的付费意愿在个人上更有优势;同一团体,成员之间商业价值差距显著、断层明显,即便出道后,也是陪跑。
 
  以R1SE为例,整体商务合作数量的分类上个人>小分队>团体代言。周震南就是其中典型代表,不完全统计,从出道至今,他手里握着的17个代言,其中个人商务合作13个,3个小分队合作,而仅有1个完整的团体代言。
 
  THE9这边,情况也差不太多。C位刘雨昕,严格意义上的团体商务2个,个人合作11个,小分队2个;话题中心人物虞书欣的个人商务合作4个,小分队2个,团体2个。这一点在影视剧综的分布上更加显著。在被曝“父亲是老赖”事件之前,2020年,周震南共计参与了10部综艺的录制;虞书欣个人,2020年已播电视剧3部,2021年待播电视剧2部,无论项目体量大小,角色均在3番以内;加上即将在2021年播出的《青春有你3》,参与的综艺多达6部。——也就是说,对本就是赢家而言,如果站在“头部选手拖飞机”的角度,成团的意义在哪里?难以判断。毕竟,就成团后的商务和影视剧综情况而言,热门选手孔雪儿都只能算是陪跑之人。而这个断层问题,在已经解散的火箭少女当中更加明显。但,有意思的是,对于2020年在役四大团当中存在感最弱的SKY和硬糖少女,全员跟着团体行动,无论是商务代言还是影视剧综和舞台的情况,个人资源几乎全无。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硬糖少女除了希林娜依·高在个人代言、综艺上稍有水花之外,也只有刘些宁有一个巴黎欧莱雅清润大使的个人商务,其他四位,基本都没有个人商务的拓展。S.K.Y天空少年的情况更加严重,商务合作数量最多的李希侃(9个),个人商务3个,团体4个,小分队2个。
 
  最后一名林陌,既无个人商务也没有小分队合作,只有团体的两个体验官、一个大使和一个代言人。——因此,如果只站在出道为目标和末位成员的角度来看,目前在役4个限定组合的资源聊胜于无,成团当然还是有价值的。而如今,日渐突出的还有代际断层——新鲜度与粉丝热情逐年下降。宫里的人如此之多。“一代不如一代”的评述也当然会出现在这些训练周期越来越短的选秀偶像们身上。卢梭在《爱弥儿》中提道:“任何一个闪耀的王国,都处在没落之中。”崛起的过程即是衰退的过程,偶像产业也一样。
 
  从掀起偶像巨浪的巨C蔡徐坤——4787万票,到周震南的3709万,再到刘雨昕的1735万,光是出道C位票数的严重缩水,从NPC按照出道位就可代称选手名字的程度到如今搞不清R1SE最后一位是谁的变化,就已经足以说明选秀限定组合这个偶像神话故事的衰退迹象。但另一个角度,相关数据统计:《青春有你2》淘汰的第十名乃万,在2020年,获得近20个品牌商务(不统计推广)合作,舞台节目演出超过30个,共计发行了12首单曲,2张EP。这很矛盾,一方面,成团是选秀节目的目标,可另一方面,团,却未能带给成团选手相应匹配的热度与资源,出道的还不如淘汰的。我们当然都知道,大部分选手上节目也不过抱着赚一把曝光和热度的目标,可成团这个明面上的“奖励”如果难以兑换成事实性的转化,各大平台和经纪公司难不成要换一种玩法:
 
  安排没所谓的选手出道,让头部选手卡位淘汰?在不断的拔苗助长当中,偶像组合的价值劣势越加凸显,综艺热度向偶像团体平移的希冀,或许从一开始就神话。偶像的黄金列车,无论吹地多么天花乱坠,漫天流量也不过须臾之间,内娱偶像团体梦,依然还是只能交给时间和玄学。而就孜孜不倦的练习生们个人情况而言,偶像和偶像团的游戏,无论成团不成团,本质逻辑就是赢者通吃。
新基建成2021年中国经济关键词,重点机会有哪些?
扫码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对应关键词,即可免费获取以下报告
中投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1、中投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投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相关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
免费报告
相关阅读
大健康投资前景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热门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