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投资专题大健康投资专题养老产业投资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娱乐 > 正文

为什么韩国SM公司走出的偶像能够遍布国内各大选秀?

来源:36氪 2020-03-24 14:03中投投资咨询网 A-A+
  “鹅桃”选秀之战的大幕,随着《创造营2020》教练团的官宣正式拉开。
 
  爱奇艺给已经播出的《青春有你2》分配了两位顶流,分别是从自家平台大爆综艺走向大众的蔡徐坤,和韩国一线女团Blackpink中的泰国籍成员Lisa,这一阵容从公布之初就吸引了饭圈的大量关注,“蔡徐坤青你2制作人代表”登上微博、抖音多平台热搜,话题“YouthWithLISA”也登上了推特世界趋势前列。
 
  而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应战的教练团话题度也不遑多让:除了专业能力突出的毛不易、罗志祥外,其他三位教练黄子韬、鹿晗、宋茜都曾经出自同一家公司——曾培养出知名偶像团体东方神起、少女时代等的韩国大型娱乐公司S.M.Entertainment。这种“前同事关系”让节目本身具有了一定话题度,以至于《创造营2020》教练团全部官宣之后,有网友评价:“创3的导师阵容堪称SM部门审核。”
 
  事实上,毒眸发现,除了《创造营2020》以外,SM公司走出的艺人似乎普遍存在于国内各大选秀节目的评委席:除了担任《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的明星制作人,吴亦凡也曾在东方卫视选秀《中国梦之声·下一站传奇》中露脸;张艺兴连任了《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的两任制作人;曾隶属于Super Junior-M的刘宪华(Henry),也是《声入人心》第一季的出品人……
 
  为什么这些SM公司走出的偶像能够遍布国内各大选秀?毒眸试图探索这片国内选秀界的“SM宇宙”,并寻找一个可能的答案。
 
  导师们的“SM务工”史
 
  最早让国内粉群拥有对SM公司的认知的中国艺人,是当时尚在Super Junior的韩庚。
 
  2001年,韩庚参加SM公司在国内进行的选拔“H.O.T.China Audition Casting”,以3000:1的比例脱颖而出。从中央民族大学毕业后,韩庚在2003年前往韩国SM公司正式开始练习生涯,最终在2005年年底作为SM公司推出的男子偶像团体Super Junior唯一的中国籍成员出道,也成为第一位在韩国正式出道的中国籍艺人。不过,由于当时韩国的文化保护规定,外籍艺人只能与三个电视台签订演出合同,韩庚不得不戴面具上台表演,这或许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的曝光。
 
  Super Junior走红后,趁热打铁地推出了中国小分队Super Junior-M,并由韩庚担任队长,也就此打响了组合背后的SM公司在国内的知名度。在2008年搜狐韩娱对SM公司创始人李秀满的采访中,李秀满曾公开表述:“公司现在也将培养出能在中国受欢迎的艺人为主要目标之一。”
 
  但是,这段传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久。在去年的访谈节目《圆桌派》中,韩庚坦言:“你说我在30岁,我还是在组合里蹦蹦跳跳吗?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跟公司的高层也聊过,但是没有用。”除了自身对未来的规划和公司产生分歧外,几乎没有休假的严苛合约也让韩庚疲惫不堪,在2009年12月,韩庚提出与SM公司解约,次年和解回国。
 
  而在韩庚回国后,他的发展重心放在了影视领域。虽然他与乐华娱乐签约、成为明星股东,并与其联手搭建了乐华娱乐的练习生体系,但或许是他自身职业规划的原因,又或许是当时的华语乐坛已经逐渐衰落,没有唱跳歌手发展的土壤,韩庚回国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再未涉足唱跳领域的“老本行”,2015年推出专辑《三庚》时甚至宣布这是最后一张唱片并举行封盘仪式。直到2018年,韩庚在《这!就是街舞》第一季中担任明星队长,才让很多网友找回了一点曾经的那个Super Junior舞担的影子。韩庚之后,无数拥有“明星梦”的青少年纷纷将赴韩发展作为自己完成梦想的途径。在韩庚与Super Junior-M在国内人气如日中天之时,新一代的接班人已经悄然踏上了命运的旅途——
 
  2007年,宋茜以现代舞《画聆》获得北京市舞蹈大赛一等奖,在此次比赛中被星探挖掘;同年,吴亦凡参加S.M.Global Audition Canada入选,进入SM公司;2008年,鹿晗在韩国明洞逛街时,被SM公司星探发掘;2008年,张艺兴通过S.M.Casting System在中国的选拔;2010年,黄子韬参加韩国MBC电视台综艺《伟大的诞生》海选,被现场的SM公司星探看中……与韩庚时期的开拓性相比,他们面临的韩国娱乐圈环境相对和缓,关于外籍艺人在电视台表演的禁令被解除,压榨性的条约也得到了调整。
 
  经过两年的训练,宋茜在2009年5月率先以女团f(x)成员出道,并担任队长——此前并没有让中国人担当偶像组合队长的先例,而这也被广泛视作SM公司看重中国市场的证据之一。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也在2012年作为EXO组合成员、小分队EXO-M成员出道,同年9月的出道迷你专辑《MAMA》销量仅一个月就突破了10万张。SM同样也没有“亏待”过中国成员:在饭圈一直有鹿晗和金钟仁(KAI)作为双ACE的说法,2013年MAMA盛典EXO的舞台也是由鹿晗来进行单人开场。但巧合的是,《MAMA》中收录非主打《History》的歌词“我们一分两头本是太阳般一体结构”,本是指EXO由EXO-K、EXO-M两支小分队组成,却似乎也在冥冥之中,暗喻了EXO“分裂”的后续。
 
  天朝四子的火爆也是“SM宇宙”开始孕育的伏笔,正是从他们开始,SM的中国籍艺人开始不断回流。
 
  2014年5月,EXO演唱会前一周,吴亦凡突然离队并提出解约,成为对EXO的第一个重大打击,当时仍在队内的黄子韬甚至发ins抨击他的离队:“你们不会感受到被人背叛之后的那种感觉。”回国之后,吴亦凡在电影、时尚领域动作频频,但在与老本行相关的音乐领域却很少有大众认知上的“成就”,直到2017年凭借《中国有嘻哈》的明星制作人身份,强化了身上的音乐属性。而吴亦凡的离开或许只是一个开始——同年10月,鹿晗申请与SM公司合同无效,成为第二个离队成员,黄子韬也在2015年离开SM公司,回到国内发展。剩下的宋茜和张艺兴,也逐步将工作重心转向国内,直到2019年5月,宋茜与SM公司的十年合约期满,留在SM公司的一代流量,就此只剩下合约还未到期的张艺兴一人。
 
  不过,SM公司对中国籍唱跳艺人的“培养”仍在继续。《奔跑吧第三季》中新加入的MC黄旭熙,就是SM公司旗下男团NCT的中国小分队威神V的成员。除此以外,威神V曾经以“优秀学长”身份参加《以团之名》,并拿下了2019年MAMA盛典的最佳新人奖。
 
  为什么会形成“SM宇宙”?
 
  将工作重心转回国内、解约回国的SM艺人,几乎都坐上了近年来各类选秀的导师席位。粉丝们一方面津津乐道着讨论着“前同事”们再度同台的奇妙关系,一方面又坚定地信任着他们背后的“SM”招牌。
 
  为什么是SM?毒眸认为,这恐怕与SM公司的培训体系和长久以来对中国市场的看重逃不开关系。《福布斯》杂志曾在2013年将SM公司评价为K-Pop的创造者,称其创建的造星体系的在90年代的韩国娱乐界体现了非常强的先进性。
 
  毒眸往期文章《娱乐帝国SM公司:造星流水线的两面》中也提到,当大家都觉得日本流行、欧美R&B新鲜时,SM率先打造了全能偶像组合概念,创立了练习生制度:在练习生出道前,他们往往会经历包括唱歌、跳舞、礼仪、表情管理等方面的严格训练。在这样的培训基础下,出道艺人能够对舞台表演有更清晰的认知,甚至精通唱歌、舞蹈、rap其中一项,以至于能够在回国后有足够的资历和经验担任选秀的评委和导师。
 
  宋茜就曾经在《新闻当事人》中描述过她在SM公司的生活:从早上十点去公司,早的话晚上十点离开公司,晚的话要练到凌晨一两点,如果有评价考试,也可能练到凌晨四五点钟。同时,SM也是第一个向国内伸出手的韩国娱乐公司。
 
  在东方神起时代,2005年在台湾发行的一辑《TRI-ANGLE》就收录了《The Way U Are》等歌曲的中文版,同年也来到北京宣传专辑,并在7月参加了《同一首歌》的录制。从韩庚到“归国四子”,SM公司也是最早在练习生选拔上对中国市场打开大门的公司,甚至采用中国籍的宋茜成为女团队长。而不少韩圈粉丝告诉毒眸,韩国本土饭圈和偶像界对于外国籍艺人都并不热情,以YG公司为例,直到2016年,泰国籍的Lisa才作为公司第一位非韩籍练习生在Blackpink出道。
 
  等到其他公司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中国市场时,国内娱乐圈对韩国艺人的限制也随之而来,韩国籍艺人参与拍摄的影视剧、综艺节目无法播出,让国内大众对于韩国偶像的认知就此止步在EXO和BIGBANG的时代。吃到最早一波红利的SM公司及旗下的中国艺人,自然成为了国内刚刚起步的偶像产业的大前辈们。等到这一批前往SM公司训练出道的中国艺人们回国后,又正好迎头赶上了2014年由李易峰《古剑奇谭》走红而开启的流量明星时代。
 
  受到粉丝狂热追捧的流量明星,成为各大影视作品、时尚杂志的“宠儿”,而“归国四子”等人在韩国出道时积攒的粉丝基础,让他们一回国就拥有比他人更高的起点,自然能够获得更高的曝光让大众认知:回国发展第一年,吴亦凡的第一个角色是徐静蕾导演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男主;2015年鹿晗加盟当时大热的国民卫视综艺《奔跑吧兄弟第三季》;黄子韬回国第一年就登上了央视《开学第一课》担任开场嘉宾;张艺兴也在2015年加盟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作为六位固定成员之一……
 
  而中国本土市场的偶像培养,自2005年前后的“超女快男”之后,就出现了较为严重的断代。这也是SM宇宙成型的另一个原因,国内偶像产业起步较晚,并且没有能出现成型的体系,自然也无法拥有导师级人物,只能靠舶来。
 
  在国内培育偶像的公司中,丝芭、时代峰峻都建立了养成系的路线,但二者的培训能力一直被饭圈诟病,《青春有你》第二季中SNH48的初评级舞台就被不少饭圈粉丝评价“平平无奇”;而乐华虽然与韩国娱乐公司合作建立了练习生体系,但自从UNIQ因为对韩国艺人的限制分开发展后,也直到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才崭露头角。
 
  电视台通过选秀综艺造星,但当时的卫视综艺已经在走向衰落,2015年底播出的卫视选秀《燃烧吧少年》,CSM50城收视多在1.1%左右徘徊,2016年初播出的《蜜蜂少女队》也没能拿过同时段收视一位,观看率本就较为有限。
 
  并且,电视台能够“造星”,却很难“捧星”,从中出道的练习生们只是一颗“种子”,却因为当时的机制无法“发芽”。直到去年,当时参加《燃烧吧少年》的焉栩嘉、夏之光和赵磊才在《创造营2019》中再度跟随R1SE出道,从《蜜蜂少女队》出道的孔雪儿等也参加了今年的《青春有你》第二季,为争夺出道位而努力。而在互联网造星机制开启后,腾讯、爱奇艺等网络平台能够兼有节目制作和撬动资源“造星”的能力,给了催化偶像产业成熟的动力。但是,练习生的成长速度却很难快速成为导师,以至于当今选秀节目的导师,仍然要寻找上一代舶来流量、甚至苏有朋等初代偶像“坐镇”。
 
  不过,近年来国内的偶像选秀虽然脱胎于韩国的101模式,但也进行了本土化发展,偶像市场在几档选秀的催化下同样得到了一定的完善。在《青春有你》第二季担任青春制作人的蔡徐坤,来自于2018年的爆款选秀《偶像练习生》;同样在近期播出的卫视节目《我们的乐队》中,担任三位合伙人之一的是国产养成系偶像的代表、TFBOYS的队长王俊凯。
 
  在新一代选秀的发展和“火炬”的传承下,或许“SM宇宙”在不远的将来会被真正打破。
新冠疫情搅动中国经济,也为很多行业带来重大机会!
扫码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对应关键词,即可免费获取以下报告
中投投资咨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1、中投投资咨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投投资咨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相关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
相关阅读
  •   随着国内疫情已经开始趋于平稳,影院复工的话题又再度被提起,日前新疆等地已经有影院宣布开业。此前便有相关知情人士告诉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为...[详细]
    2020年03月19日 14:51复映影片 影院 复工
  •   作为“无心”系列的续作,《无心法师3》再度回归。   依然是玄幻+惊悚+爱情+搞笑的悬疑剧,然而与2015年作为爆款网剧出现的《无心法师...[详细]
    2020年03月17日 14:46续集 IP 编剧 演员
  •   “卡姆在家干哈呢,也不出来幽默。”“呼兰博洋,甚是想念。”“建国别做菜了,出来讲讲谐音梗。”   没有线下脱...[详细]
    2020年03月13日 14:17线下演出 视频化 脱口秀演员
  •   疫情继续重创影视行业。继《007:无暇赴死》、《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寂静之地2》、《X战警:新变种人》、《鹿角》等多部电影撤档之后,3月13日,备受...[详细]
    2020年03月13日 14:10疫情 影视行业 《花木兰》 撤档
  •   网络电影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尤其今年以来,在疫情的影响下,院线电影突然缺席,线上的优势再次体现出来,网络电影成为了这个春节档填补观众...[详细]
    2020年03月12日 15:39网络电影 营销 短视频
大健康投资前景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