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投资专题大健康投资专题养老产业投资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娱乐 > 正文

在青春疼痛文学市场常胜的饶雪漫 一次次败在了票房和收视面前

来源:36氪 2019-12-01 15:01中投投资咨询网 A-A+
  2005年的圣诞冬夜,刚写完《左耳》的饶雪漫出现在齐秦演唱会。上海大舞台上,齐秦唱着《狂流》《悬崖》,流着泪说起王祖贤。成都、北京、南京、上海,饶雪漫一路追随偶像。这次,她觉得自己距离齐秦最近。饶雪漫想起了追星往事,想起了红色录音机,想起了十七岁的青春。当饶雪漫再度说起坐铁皮火车逃课去看齐秦,已经是《大约在冬季》官宣定档。10月11日,她在微博千字长文分享了拍摄《左耳》、创作《大约在冬季》的心路历程,“所有炽热的梦想,都需要用深深的痛苦来买单”。
 
  可惜,饶雪漫新作,马思纯、霍建华主演,齐秦客串,集爱情、疼痛、怀旧等噱头于一体的《大约在冬季》最终成绩平平。上映11天,累计票房1.92亿,没能复制《左耳》的成功,口碑也卡在烂片边缘。
 
  倒也不意外。作为“文字女巫”“青春疼痛文学教母”的饶雪漫,三观不正、矫情造作、自我重复的负面标签如影随形,算是“用廉价笔触引起大众共鸣”的典型代表。但同样无法抹杀的是,饶雪漫和郭敬明共同撑起了青春疼痛文学市场,影响过几代人的青春。量产小说、挖掘书模、逐梦影视,饶雪漫本人故事同样精彩。
 
  从花衣裳到贝榕书业
 
  很多人没注意过,饶雪漫其实是从儿童文学切入文坛,几经辗转才开始发力青春疼痛文学。
 
  14岁时,饶雪漫在江苏版《少年文艺》首次发表文章,燃起了写作兴趣。从四川自贡师专中文系毕业后,她经引荐成为该刊编辑。半年时间里,饶雪漫发掘了韩寒的处女作,也摸索出了自己早期的创作方向。
 
  从杂志社出来后,饶雪漫转战电台DJ。直到2001年,她以网络写手饶坏坏的身份再度走红文圈,赚足话题。饶雪漫、郁雨君、伍美珍三位女作家,结成了首个文学组合:花衣裳。她们创办了组合同名的青少年文学网站,短短几月浏览量突破十万。“花衣裳”发表作品遵循“网站-杂志-图书”的模式,在读者评价互动中寻求创新,突破了传统出版文学的束缚,是最早的网文模式。“花衣裳”的新模式很快引来了文学圈的关注,不乏作家批评文学创作理应是个体劳动,组团是自我炒作的包装策略。但保守派的质疑未能阻挡“花衣裳”的脚步,她们的作品在青少年读者中迅速走红,刊登在《少年文艺》《少年世界》等刊物上。此外,花衣裳还推出了《眉飞色舞》《非常QQ事件》《呆呆向前冲》系列读物。
 
  这一时期,饶雪漫把创作目光对准青少年,擅长用明朗、细腻的文字描述青春少女的心事,留下了《雁渡寒潭》《按时长大》《会跳舞的鱼》等早期作品。这一阶段,虽然饶雪漫格外关注重组家庭、问题学生、网恋少年等特殊群体,但讲述的仍是普通人的青春。几年后,“花衣裳”成员的创作风格、方向出现明显差异,传出解散单飞消息。2005年,饶雪漫承认三人已踏上不同征途。彼时,饶雪漫正发起“我不是坏女生”的夏令营活动,开始挖掘边缘女孩的故事。2004年,她以抑郁症网友“小妖七七”为原本,创作了小说《小妖的金色城堡》,转向青春疼痛的创作路线。同样是2004年,《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卖破百万册的郭敬明占尽风头,成立“岛”工作室,逐渐转型文化商人。
 
  2005年前后,卖掉榕树下的路金波成立了“贝榕书业”,发力线下出版。他火速签下韩寒、安妮宝贝、王朔。而为了解决作家定位、风格、产量的局限性,路金波试图挖掘一批“流水线作家”。擅长“小鸡文学”的郭妮和饶雪漫,成为路金波的重要布局。同样是青春题材创作,郭妮和饶雪漫有着截然不同的受众定位和创作思路。郭妮的作品面向情窦初开的初中少女,为其营造粉色的纯爱梦。饶雪漫的作品则面向青春叛逆的高中女生,向其兜售虐恋故事。因《天使街23号》、《麻雀要革命》憧憬爱情的硬糖君,又在《左耳》《沙漏》《离歌》中被碾碎。
 
  “我希望饶雪漫走商业化路线,韩寒就去竖牌坊做知识分子。他们俩绝对不是女生版、男生版的划分,而是一个经济一个政治。”路金波曾谈到对两位“王牌”的定位。这句话也道出了饶雪漫持续高产却自我重复的本源,其定位就是流水线作家。
 
  影音、书模、夏令营,饶雪漫的创意招
 
  在青春疼痛文学阵地里,饶雪漫和郭敬明的创作风格有着明显的个人印记。
 
  饶雪漫擅长以情节表达疼痛,往往遵循“特殊的家庭和人设+自闭却渴望关怀的情绪矛盾+偶遇的救赎者=美好却残缺的结局”的写作公式,这在《小妖的金色城堡》《左耳》《沙漏》等作品里得以反复论证。
 
  而郭敬明喜欢以文字传递痛感,热衷用华丽辞藻对环境、心理进行细致描写,给读者以极强的画面感。当年QQ空间里疯传“45度仰望天空,眼里是明媚忧伤”,不是没理由的!内容鲜有交锋的饶雪漫、郭敬明,第一次隔空论战是关于“谁才是音乐小说掌门”的首创之争。“音乐小说”,硬糖君不考古都忘了还有这茬!
 
  2005年,饶雪漫推出《校服的裙摆》一书,首度尝试影音营销。她为《校服的裙摆》配置了大量真人演绎的青春影像,随书附赠了含有主题曲《校服的裙摆》和副曲《苍天知道》的音乐光碟。饶雪漫作词、新生代歌手杉籽伽主唱。《校服的裙摆》被出版方盖章为“真正意义的内地第一部音乐小说”,还为饶雪漫加封“音乐小说掌门人”称号而在《幻城》尝试过flash传播的郭敬明,也在不断摸索图书的多媒体方向。同是2005年,郭敬明发售唱片《迷藏》,将小说和音乐结合,围绕两位男女主角展开剧情,讲述了10个月里的感情故事。
 
  一时间,“内地首部音乐小说”的鉴定、争论此起彼伏,各大媒体争相报道。郭敬明认定“音乐小说”概念是由他和公司策划打造,《迷藏》采取的不是附赠光碟的形式,而是文字、音乐的水乳交融。饶雪漫虽然数次表示“不想和郭敬明争什么”,但从她的采访、博客仍能看出不满情绪。在这之后,郭敬明仍奋战在个人形象的打造上,担任超女评委、结识龙丹妮,为进攻娱乐圈做下铺垫。饶雪漫则致力于图书市场化运作,以“书模造星”的创意营销轰动一时。
 
  书模的概念兴起于日韩,经历了名人、艺人到职业模特的变化,是提振低迷出版市场的新策略。饶雪漫在创作《左耳》期间,发起了大范围的书模海选活动。她启用模特拍摄内文插图、精美番外,甚至担任改编单曲、MV、电影的主演,将“图书娱乐化”的口号落到现实。在“花衣裳”官网,《左耳》的书模海选获得了数万的日访问。《东方卫报》和饶雪漫公司达成合作,刊登了海选信息和报名入口,为活动赚足热度。最终,北电学生康璐洁试镜成功,拿下了《沙漏》女主莫醒醒一角,成为了饶雪漫的常用书模。
 
  饶雪漫曾公开估算采用书模封面、插图,附赠单曲、MV、胶片电影时,图书盈利的临界发行量,字里行间都传递着一个重要信号:想搞娱乐化、市场化这套,也得看销量够不够。饶雪漫,被青春疼痛掩盖的营销奇书模海选以低成本运营刺激了市场,饶雪漫靠着《左耳》《沙漏》《离歌》赚得盆满钵满,登入作家富豪榜第五。而马思纯、林更新、吴谨言、陈意涵等偶像书模,借势赢得了大批原始粉丝,为日后逐梦娱乐圈埋下伏笔。2007年,为了抵御郭敬明的《最小说》鲸吞蚕食,路金波、饶雪漫联手打造了杂志《最女生》。曾打造过《雪漫》《漫girl》的饶雪漫经验丰富,以高校巡回推广、线上社群推广、签约人气作者系列操作暖热市场。此外,饶雪漫非常注重读者的有效互动。除了借助花网、QQ群和读者沟通外,她还自费组织夏令营活动,既亲近读者,获取素材库,又以“关注边缘女生”为品牌增色。8年活动,拼凑成了饶雪漫的“我不是坏女孩”系列图书,留下了《斗鱼》《蛰伏》等代表作品。
 
  对于文学圈,饶雪漫最大的产业价值或许还不是推动青春疼痛文学的发展,而是引领了“图书泛娱乐化”的潮流。她颠覆了“图书文学价值的唯一性”的传统概念,以商业化写作和营销让文学也可以工业化生产,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完成了图书操盘手的角色转变。
 
  14年,逐梦演艺圈
 
  写而优则商,商而优则导,早已成为了作家转型的常规思路。青春题材改编热后,郭敬明、饶雪漫、韩寒等人在影视圈刷足了存在感。
 
  饶雪漫荧幕追梦已有十四载。2005年,她就着手为新书《左耳》策划短片、影视剧和主题曲。2007年,微电影《左耳听见》《有一种幸福叫做听见》《左耳旁边有个天使》成功上线。虽说素人主演、演技尴尬、画质粗糙,但三部作品仍受到读者热捧。之后,《左耳》版权在各大影视公司来回流转,2013年落到了光线传媒手中。饶雪漫编剧,苏有朋导演,陈都灵、马思纯、欧豪主演,电影上映3天票房直逼2亿,碾压同档期范冰冰主演的《万物生长》。
 
  “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的饶氏金句再度风靡全网,大批观众重读原著。最终,影版《左耳》斩获4.85亿票房,马思纯、欧豪、杨洋人气飙升。而“小成本爆款”的美誉,遮盖了青春疼痛小说改编的痼疾,掀起了争抢开发饶雪漫IP的热潮。2015年,慈文传媒、光线传媒等公司乘胜追击,官宣联合出品电视剧《左耳》。该剧将由饶雪漫编剧,陈慧翎执导,米咪、郑恺、黄仁德主演。4年过去,剧版《左耳》上线遥遥无期,吃瓜群众也散了。
 
  结合饶雪漫的成绩单看,剧版《左耳》坑掉倒是好事。2015年,黑色物语网络剧《会痛的17岁》在优酷土豆上线。该剧改编自饶雪漫的《我不是坏女生》系列,由温心、周游、关晓彤等主演。叛逆的角色和故事,带给了观众一定猎奇感。但剧情、台词、演技都乏善可陈,最终以扑街告终。7.4的豆瓣评分是饶雪漫作品的峰值,可惜只有673个观众参评。由徐娇、胡夏主演的影版《会痛的十七岁》表现更为惨烈,以765万票房草草收场。就算是饶雪漫知名度更高的IP,市场表现也不如人意。欧阳娜娜、陈飞宇主演的影版《秘果》票房不到800万,豆瓣评分4.8。“千万别将拥有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的电影台词,沦为观众吐槽的真实写照。
 
  在青春疼痛文学市场常胜的饶雪漫,一次次败在了票房和收视面前。究其原因,饶雪漫作品的情节缺乏逻辑性,在高度剪辑的电影镜头尚有一线生机,可放在连续剧里就显露无疑。“怎么突然就xx了”,是吃瓜群众的观剧常态。而且饶雪漫的有些台词由大活人说出来真是耻度爆表。《大约在冬季》里,马思纯问霍建华“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霍答,“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朋友,强行点题可还行?!“没有人永远17岁,但永远有人17岁”为青春文学带来不竭红利,唯一的缺憾就是每代人的趣味会变、痛点不同。如今饭圈文化正热,拥有丰富追星经验的饶老师拍个《追星在冬季》,没准就成了。
关键词:青春疼痛文学 票房 书模 收视
中投投资咨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1、中投投资咨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投投资咨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相关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
免费报告
相关阅读
大健康投资前景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 投资机会
热门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