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投资专题大健康投资专题养老产业投资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娱乐 > 正文

从《花木兰》到《沉睡魔咒2》 迪士尼的“公主经济”

来源:投资界 2019-07-09 16:15中投投资咨询网 A-A+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花木兰,现在就是让花木兰本尊出演花木兰,也会有人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发出声音:我不满意这个花木兰。但谁在乎这个人是谁呢——迪士尼与刘亦菲的真人版《花木兰》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了热度。

  今日(7月8日)迪士尼对外发布了真人版电影《花木兰》的首支预告,并宣布这部电影北美定档2020年3月27日。这部从2015年就开始筹备剧本、2016年开始全球选角、2017年年底宣布华人演员刘亦菲为主角、2018年陆续曝光巩俐、李连杰、甄子丹等相关角色但到现今仍旧不知道具体内容如何的电影,终于吐露了点信息。

  《花木兰》预告公布,经典动画IP改编,首位华人公主曝光,预告片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关注。海外市场上,#MuLan成为推特全球热门话题第一,海外网友对电影中花木兰额头上的图案,迪士尼公主唱不唱歌,动画中男主李翔、“神兽”木须龙、蟋蟀消失等话题展开讨论。而国内舆论平台上,#花木兰妆容##花木兰 福建土楼##花木兰刘亦菲打打戏#等话题空降微博热搜榜,公众从预告开篇中的福建土楼到刘亦菲电影中的女妆、战争场景里穿着的盔甲再到花木兰应不应该讲英语、花木兰电影海报等都进行了一番讨论,连带着所有花木兰相关的诗词、历史故事、影视作品等都被拿出来反复转发,花木兰作为迪士尼公主与迪士尼其他角色之间的段子与玩笑梗也迅速产生。

  从电影《花木兰》与刘亦菲目前的热度来看,部分公众认为这或许不仅仅是迪士尼经典IP的一次真人化,更是迪士尼为国内观众特别烹制的一道“大餐”,带着《黑豹》之于黑人受众一样的种族情绪。

  最关键的问题是,《花木兰》到底会在国内引起什么反馈?现在或许可以预见一斑。

  关于真人《花木兰》的“一百种”讨论

  一部海外拍摄电影想要真正与国内文化语境达成理解是有困难的,这种困难不会因电影IP或制作公司而降低。《花木兰》面临的局面也是如此。这个国内从老至少都耳熟能详,甚至没事就能背出一句“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的经典故事,好莱坞想要让国内观众满意,是有难度的。

  迪士尼真人《花木兰》预告曝光,得到的反馈也是莫衷一是的。首先登上引起公众注意的是花木兰的妆容。预告中花木兰尚未代父从军时,一身紫色罗裙,脸上浓厚的魏晋妆(晚霞妆+额黄妆)引起公众注意。网友们纷纷考察史料,探究电影妆容的合理性,而探究的动因很明显——对这个装扮并不十分满意。微博上迅速产生对该妆容的仿妆,并进行调侃,“画完花木兰妆,我完全理解好好的大姑娘为啥要去从军了”。

  随后预告中出现的福建土楼也成为讨论话题,关于花木兰到底籍贯何处,电影中到底该不该出现土楼的讨论层出不穷,最后变成了“迪士尼的花木兰应该是个胡建人”的段子。跟着这个话题的发酵,公众又再次注意到花木兰战争场面里穿着的盔甲、所持兵器似乎也不符合所处朝代。

  好莱坞喜不喜欢东方文化元素?从这个状况来看显然是喜欢的,但是喜欢和妥善运用存在些许距离。即便是国内影视作品中时常出现这类“历史BUG”,更不说对东方文化多以符号认知与元素堆砌为理解方式的好莱坞。但《花木兰》预告是不是就完全“不如预期”呢?答案也是否定的。微博上有网友整理出了部分海外网友观看《花木兰》预告时的反应,随着海外网友的反应,不少国内网友表示,“看这个看哭,跟着他们一起蹦着弦一起感动爆发,人类的情感是想通的。”

  显然,《花木兰》预告中显露出的人类情感、场面制作、演员表演、动作打戏等是能够打动人的。电影粉丝也迅速制作出花木兰与《复仇者联盟》人气角色洛基的搞笑段子、将花木兰与《武林外传》佟湘玉“拉娘配”,还有各类以郑佩佩、巩俐、甄子丹、李连杰等饰演过的其他电影角色生产的玩笑梗,如华夫人与秋香(郑佩佩、巩俐)等。公众这种以调侃心态生产出的同人UGC内容是带着善意的,背后是公众对这部电影蕴含的期待与喜爱。

  公众允许一部分人以考究癖的行为方式讨论这部电影存在的不足,表达不满,也不会阻止另一部分人对这部电影表示喜爱。本质上,《花木兰》是一部迪士尼真人商业电影。微博上有人评论道,“无论我们认为诚意是否足够,是否足够尊重,必然被拿来类比的都会是《黑豹》甚至《长城》,绝对不会是《末代皇帝》或《赤壁》。”满意或者不满意,在乎每个人心里的评价标准。

  从《花木兰》到《沉睡魔咒2》,迪士尼的“公主经济”

  而《花木兰》之所以能够引起这么广泛的关注,背后无疑是迪士尼的“公主效应”。

  全球所有女性,成长过程中谁没有幻想过自己能有一天变成童话里的公主?迪士尼在20年以前就从这个梦境里窥见了商机。21世纪初开始,“迪士尼公主”成为了迪士尼王国的重要商标之一。2000年前迪士尼商品顾问安迪·门尼从少女服饰中看见公主们具备的经济可能,计划将迪士尼旗下各作品虚构女性主角注册成商标,并对外公布公司将实行“迪士尼公主”商标的合法经营权,这个计划起初也遭到了部分人员反对,但最终成为了迪士尼娱乐消费的重要路径。

  数据显示,2001年“迪士尼公主”商标超过了3亿美元的营收。到了2012年此商标的营业收入超过了30亿美元。2018年《冰雪奇缘》中安娜和艾莎所穿的一条“公主裙”在全美一年时间内卖出300万条(每条售价149.95美元),获得收益超过4亿美元。更不说迪士尼公主们本身的IP效应在迪士尼娱乐消费链条与主题乐园中滋生出的消费吸引力与内容变现能力。官方信息显示,迪士尼官方认证公主一共有12位,但根据《无敌破坏王2:大脑互联网》中出镜公主统计,迪士尼一共出现了十四位公主(算上了《冰雪奇缘》中的安娜与艾莎)。而2014年迪士尼开始童话电影真人化布局之后,公主们的“经济能力”就不仅仅是“卖裙子”了,票房上公主IP开始散发出新的生命力。截止2019年,迪士尼一共有奥萝拉公主(《睡美人》/真人电影《沉睡魔咒1/2》)、仙度瑞拉(《灰姑娘》真人版)、贝儿(《美女与野兽》)、茉莉公主(《阿拉丁》)等四位公主已经实现真人化(其中环球影业的《白雪公主与猎人》、相对论传媒的《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并不算在列)。

  真人公主们取得的成绩十分喜人,《沉睡魔咒1》成本1.8亿美元,全球票房达到7.58亿美元,《灰姑娘》则以9500万美元成本换回全球5.43亿美元票房,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成为年度爆款,全球票房达到12.63亿美元。今年上映的《阿拉丁》目前全球票房达到9.22亿美元,破10亿美元已经是时间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在《花木兰》预告公布之后,迪士尼还公布了《沉睡魔咒2》的预告,电影宣布10月18日北美上映。真人公主们为迪士尼助力的不仅仅是电影票房,更是延续了IP生命力。将上个世纪存在童话故事里与动画电影里的公主们变成现实人物,公主IP进一步影视化。而全球女性主义崛起的趋势下,迪士尼的IP光环与公主们身上具备的女性主义色彩,也让每一个被选中成为迪士尼公主的女演员都倍感荣耀。

  《花木兰》作为迪士尼公主队伍中唯一一位华人公主,其动画电影在国内具备广泛的认知度,真人化之后,花木兰终于由国内女演员饰演,好莱坞迪士尼的外壳,内核却是传统的中国故事,这让这部电影在国内粉丝中地位更加特殊。公众或许不喜欢《黑豹》在黑人受众中的讨巧卖乖,但“礼物”送到自己手上的时候,每个人还是会开心收下。

  《花木兰》的一支预告在国内已经引起一阵讨论,不难想象电影如果顺利国内上映会有什么反应。虽然业界一直诟病迪士尼真人电影在国内水土不服,但在全球趋势上迪士尼显然已经成功,迪士尼童话IP焕发新的生命力与票房价值。在明年《花木兰》之前,国内今年暑期档还有一部真人版《狮子王》,诺大的迪士尼,总有一部你逃不过去的IP。

关键词:《花木兰》 《沉睡魔咒2》 迪士尼
中投投资咨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1、中投投资咨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投投资咨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相关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
免费报告
相关阅读
大健康投资前景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 投资机会
热门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