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产业专题月民营保险筹建申请“十三五”健康中国2020相关投资机会分析“十三五”中国制造2025相关投资机会分析“十三五”数据中国2020相关投资机会分析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疯狂吸金!数字货币正在上演疯狂的资本游戏

2017-07-17 14:15中国投资咨询网 A-A+

  无需IPO(首次公开发行)排队,无需发审委过会,网络虚拟空间里的数字加密货币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数字货币首次公开众筹),相比股市中的IPO更自由,也更疯狂。

  无论你是谁,身在何处,只需复制一串代表“钱包地址”的代码,将一定量的“原币”(通常是比特币或以太币等数字货币)打给ICO项目的发起者,即可参与ICO众筹——类似于股市上的“打新股”。若“打新”成功,你将持有相应数量的“代币”——一种新的数字加密货币。你赌的是“代币”会升值。

  代币”升值与否,取决于ICO项目的应用前景。它将被应用于区块链技术中,区块链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网络协议,它之于金融服务,如同TCP/IP之于互联网。ICO发起者会发布一个技术白皮书,阐释其技术上的创新与突破。而众筹获得的数字货币将投入到该技术的后续研发。

  眼下,ICO市场可谓烈火烹油的“风口”。据新加坡市场研究公司Smith&Crown的数据,2017年年初到6月份,共有65个ICO项目融资5.22亿美元。到了6月份,单笔ICO的融资纪录两度被刷新。6月13日,区块链项目Bancor融资1.523亿美元。而6月26日开始的EOS项目,在五天内融资1.85亿美元。

  对于项目开发者来说,这是笔巨大的财富。圈内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不少融资千万美元级的项目,技术团队不超过10人。

  对于投资者来说,奖励往往也是丰厚的。7月1日,EOS项目的首轮ICO结束,据权威的数字货币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两天后,EOS的代币升值五倍;比EOS早6天的ICO项目Status的代币SNT也升值了两倍。

  投资渠道匮乏的中国人迅速拥抱了新生事物。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目前在火币网、云币网等几个国内的交易平台,以人民币进行的以太币交易量占其全球总量的18%左右。这还不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境外所进行的交易。而据公开数据,此前七成以上的比特币交易曾发生在中国。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投资者都是技术行内人。“代币价值的高涨,不是靠项目研发的努力,而是靠韭菜们的信心”,这是“炒币圈”的一句调侃,“韭菜”指的就是那些跟风的散户投资者。

  三年涨千倍的以太币

  以太坊的价值曲线,完美地诠释了市场为何会对ICO如此癫狂。

  最早的ICO发生在2013年7月,当时一个叫Mastercoin的项目(现更名为Omni),通过拓展比特币的功能,募集到5000个比特币。与今天的ICO相比,这样的规模显得微不足道。

  第一个取得巨大成功并影响深远的ICO,是以太坊。2014年7月,以太坊ICO推出,以太坊在其白皮书上给自己的定义是:下一代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平台。

  陈铭是以太坊全球核心研发者成员之一,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以太坊是区块链2.0版本,它与比特币不同的是,前者不仅是将数据放在区块链上,还能通过以太坊的核心标准“智能合约”,对区块链上的数据进行处理。“以太坊就像是一个既能存储又能计算的云服务,不过这个云服务是建立在区块链上,安全性要高很多。”他说。

  以太坊的市值由所有以太坊的代币——以太币(ETH)构成,以太币在以太坊区块链里的作用是一种燃料(Gas),用户运行以太坊的智能合约需要消耗对应的以太币。

  以太币的价值曲线,完美地诠释了市场为何会对ICO如此癫狂。

  在最初的两年时间里,以太币的价格一直处于低迷。最开始时,一个以太币只值20美分。一直到2015年底都没有突破1美元。2016年,以太币的价格维持在10美元上下,最高时接近20美元,最低时7美元。

  以太币价格的真正暴涨是从2017年3月份开始的,从3月17日突破20美元开始,一路飙升,在6月12日达到了顶峰,单价为407.1美元。也即是三个月的时间涨了20倍,如果与2017年1月份的8美元相比,则涨了50倍。不过在6月12日之后,以太币的价格回落,目前已跌破300美元。

  推动以太币暴涨的标志性事件,是今年2月启动的企业以太坊联盟(EEA),该联盟的30家创始会员中,包括摩根大通、英特尔、微软等巨头,这大大提升了以太坊的商业应用前景。6月初,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会见以太坊创始人维塔里克·布特林,这是一国元首首次会见数字货币创始人。

  目前,以太币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一个以太币的价格目前约为320美元,与比特币的单价2600美元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其300亿美元的总市值,已经非常接近比特币的438亿美元。而在2014年以太币刚刚发行时,一个比特币可以换1337-2000个以太币。

  以太币的暴涨造富了不少投资者,在美国硅谷工作的林吓洪就是其中之一。在以太坊ICO时,他投进去了3枚比特币,换来了6000枚以太币。在当时,3枚比特币的市场价格是2000美元,而如今6000枚以太币价值200万美元,收益涨了千倍。

  “我的以太币涨到2万美元的时候,有朋友说,套出来点买个苹果手机;涨到20万美元的时候,朋友说买辆奔驰;涨到100万的时候,朋友又劝我说,找个好点的地方买套房。”林吓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没有理会这些,后来一看,已经涨到200万美元了。”

  在上海工作的IT工程师杨鹏也有一段疯狂的“炒币史”。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和同事进入投资以太币时,其单价是140元人民币,在投资之前,他们几个同事专门研究了以太坊的技术和原理,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靠谱”的项目,他们当时预估以太币可以涨5倍,达到600块人民币。因此他们在600元左右时获利退出了。之后,以太币的单价一度涨到2800元。

  “太疯狂了,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杨鹏说。

  相对于投资者的收益来说,ICO的发起者更容易聚集财富。《纽约时报》近日将ICO称为“最简单的通往财富之路”,该报援引新加坡市场研究公司Smith&Crown的数据称,2017年年初到6月份,共有65个项目通过ICO融资到了5.22亿美元。

  以太坊的创始人维塔里克·布特林曾公开说,他自己持有55万枚以太币,以300美元的单价来计算,这是一笔16.5亿美元的财富。但陈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维塔里克并不是持有以太币最多的人。

  疯狂吸金的ICO

  “这就是明目张胆地抢钱,但谁也不想失去这样的机会。”

  6月20日晚上9点,在杭州西溪众创空间的一家创业公司里,许昕和他的团队正围在几台电脑前,像打了鸡血一样,等待着一次ICO众筹的开盘。

  之前经历过几次ICO的许昕,并不像他的同事那样紧张。他在几个办公室间来回穿梭,指挥若定,“每次ICO都是数亿元人民币的交易,如果是第一次参加,难免会紧张。”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这次ICO的项目团队即上文提到的来自新加坡的Status,根据其白皮书介绍,他们要做一个“分布式的通信工具”,“简而言之就是以太坊上面的微信”。他们发行的网络代币叫做SNT,发行价格为1个以太币换1万个SNT。

  这个白皮书一上线就迎来了众多以太币持有者的追捧,以至于项目的初始众筹目标是3万个以太币,但后来调整为30万个以太币,ICO时间也往后推迟了三天。在6月20日当天,ICO的时间也从晚上10点推迟到11点多。即便如此,投资者的热情仍未被消磨。ICO一开始,就不断地有投资者往Status团队所公布的代码上打以太币。

  许昕的团队也按照白皮书给出的钱包地址打币。投资者的原币需要先由网上的“矿工”进行打包之后,才能投到指定钱包,为此投资者要付给“矿工”一笔Gas。与以往许昕经历的ICO不同,这次ICO对投资者的Gas设定了限额,以防止投资者贿赂矿工,出现某个投资群体大量持有代币SNT。很多投资者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为了让自己更快地被打包,故意调高Gas,导致无法将币打到指定地址。如果没有打到指定位置,这笔劳务费矿工不会退回。“就像上错了高速公路,过路费不能退。”许昕说。

  十个小时后,ICO结束,Status团队共筹集到价值8亿人民币的以太币,这还不包括大量因为设置失误没打进去的以太币。

  6月28日,SNT正式发行时,它的价格是0.0618美元,而当时以太币的单价则是330美元左右,以美元衡量,大约5000个SNT就可以换一个以太币,这也意味着,上述ICO开盘时买进SNT的投资者已经收益翻倍。

  几天之后,一场更为疯狂的ICO上演。6月26日,一个名为Block.it的项目团队开始了他们的ICO,这是一个在区块链上做操作系统的项目,他们的代币叫做EOS。根据路透社6月22日的报道,Block.it创始人之一Brock Pierce曾说,EOS将成为区块链上金融应用的基石,其最大的亮点是EOS可以支持每秒百万笔交易,而以太坊现阶段也只能做到每秒20笔。

  7月1日,该公司宣布,五天内他们融资了1.85亿美元。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两天后,EOS升值5倍。

  而这次1.85亿美元的众筹,只是该项目众筹的首轮。Block.it计划发行共10亿个EOS代币,第一次ICO发放出2亿个,1亿留给研发团队,剩下7亿代币每天定额发出,价格则由市场行情决定。

  但和很多ICO一样,到目前为止,这个项目并没有什么实体性进展,其所发布的白皮书只是一个“项目计划书”,也被人诟病“不够翔实”“没有解释技术上具体如何实现”。

  “这就是明目张胆地抢钱,”杨鹏说,“但谁也不想失去这样的机会。”

  “赌徒进来了”

  “每一次ICO就像产生一个能发货币的中央银行,产品还没做出来,钱就已经印出来,并且开始交易了。”

  对于ICO项目的技术团队来说,ICO可以免去传统的风险投资繁琐而漫长的融资过程,不用割让股权,而迅速融到大笔资金。因此,ICO融资方式受到大量区块链创业团队的青睐。

  以太币和比特币的示范效应,使不少投资者将目光投向了新的ICO代币上。在国内,一家名为币筹网的ICO平台网站上挂着25个ICO项目,这些项目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6月15日,众筹的金额也从1000比特币到3000比特币不等,所涉及的领域包括医疗、社交、金融、硬件等众多领域,甚至还有房地产项目。

  比如,一款名为RET(Real Estate Token房地产代币)的项目,在介绍中写道:“通过RET,地产拥有者以及房产开发商可迅速扩大销售渠道。同时,全球投资人亦能得到轻松便捷的投资体验。”该项目预计众筹655,875,000枚代币,每枚代币的价钱是1美元。根据其官网的进展介绍,该项目已经筹到了9.9万美元。

  30岁出头的杨鹏是上海某互联网企业的一名程序员,他目睹着ICO的疯狂吸金术,炒了几次ICO后的新代币,也一度想自己发起ICO。在他看来,这些ICO所发布的白皮书说明很多项目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更重要的是,“投资者其实也不关注项目的进展情况和落地的可能性。”杨鹏认为,ICO本身是技术团队的一个高效便捷的融资方式,“只不过,后来赌徒进来了”。

  当越来越多鱼龙混杂的项目进来之后,ICO也就变了味道,成为了一场场“抢钱盛宴”。“每一次ICO就像产生一个能发货币的中央银行,”杨鹏不无感叹地说,“产品还没做出来,钱就已经印出来,并且开始交易了。”

  在杨鹏看来,对数字货币价格的操纵,尤其是那些市值很小的货币的操纵,是这个市场的一大隐忧。“操纵股市很难,但是操纵某款总市值几个亿的数字货币并不是难事。”他本人在几款数字货币的炒作中赚了一笔不小的收益,但已决定退出,因为担心泡沫破灭的那一天,自己成为最后的接盘侠。

  事实上,Coinmarketcap网站收录的940多个数字货币中,除了少数几款货币的单价在几十美元以上,绝大多数货币不值1美分。这些货币在不足一美分的单价上来回波动,投资者的财富总量也随之变化。

  许昕和他的团队成立的“以太坊爱好者”,是国内最早也是目前较大的以太坊社区,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将国外关于以太坊的介绍翻译过来,在有ICO项目的时候,他们也会参与,但是会对这些项目进行辨别。6月20日那次Status的ICO,许昕就曾将该项目的白皮书翻译过来,并且对他们的研发团队进行调研之后,才最终决定投资的。不过许昕也坦言,绝大多数的投资者可能并没有看过白皮书,更多的是看到大家都在投,就跟风往里面投。

  但也有坚定看好数字货币的理想主义者。一直以来,不少的亲朋好友劝林吓洪把手上的以太币出手,套现几百万美元,但林吓洪坚信,等数字货币成为未来货币的那一天,市场将是亿万级的,他手中的以太币的价值不可估量。曾在推特、腾讯等知名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林吓洪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的团队计划在今年9、10月份开展一次ICO,项目的名称叫做菩提(Bodhi),它依托区块链的严谨性为各类对赌的产品上一层保险,比如两个人猜球赛比分,二人将数字货币投放在相应地址里,等结果出来之后,双方所押的注会自动转移到赢的一家。

  作为以太坊全球核心研发者成员,陈铭对于ICO和各种炒币行为一直都保持着谨慎的态度,他希望人们将目光转移到区块链和以太坊的技术上。“以太币发布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让人炒作,而是对研发者和矿工的激励。”陈铭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1970年代建造一个超级计算机,需要国家或大公司投入大量财力来支付工人工资和维护费用,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庞大的计算和维护依靠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矿工和研发者,给他们的激励就是那些代币。”

  “黑天鹅”事件

  目前尚未发生ICO发布者卷款潜逃的情况,但并不意味着这个市场没有“黑天鹅”事件。

  绝大多数项目在进行ICO时,都会在白皮书上写明募资的用处,以及如何确保投资者的资金安全。数字货币的资深玩家多信仰哈耶克在《货币非国家化》一书中提出的观点: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要远比现行的货币安全得多。

  新加坡市场研究公司Smith&Crown会定期对ICO项目进行统计,南方周末记者在其官网上查询,只发现一家小额的ICO项目被标注为“风险警示”(Caution!)。这个项目名叫Joberr,今年3月份发起,目前已经融资23449美元。Smith&Crown称,其网站和开发者处于“无反馈”状态,比特币社区Bitcointalk正在调查它是否诈骗。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尚未发生ICO发布者卷款潜逃的情况。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市场没有“黑天鹅”事件发生,2017年6月下旬,以太币市场就爆发过“惊魂一刻”。

  6月21日中午12点30分,全球各地以太币投资者被吓了一大跳:几秒钟内,以太币的价格如闪电般从近319美元跌到了10美分。事后证实,该事件始作俑者是一个叫GDAX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出现了一笔数百万的卖单。GDAX副总裁亚当·怀特(Adam White)事后对这起暴跌事件做了说明:当时,一笔数百万以太币的抛售发生后,根据以太币交易所的规定,当平台无法在某个价格找到足够的买进订单时,将自动调低价格寻找买家。价格的跌落触发部分投资者的“止损机制”,随之发生了800笔止损抛售,连锁反应导致以太币在瞬间跌落至10美分。

  不过,怀特否认任何不正当交易行为或账户收购的迹象。许昕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由于以太币的交易是匿名的,GDAX可能查不出来这笔抛售是否恶意抛售。但这笔抛售也挑战了交易所的交易极限,当天该交易所暂停了以太币的交易,不久后恢复了系统,价格也在短时间内恢复到正常值。不过,有用户在科技论坛Reddit上表示自己的损失从3000美元到9000美元不等。

  也有人疑似浑水摸鱼大赚了一笔。据CNBC报道,在股票交易论坛StockTwits上,用户John DeMasie发布的一个以太坊交易的历史截图显示,一个用户在GDAX交易所的以太坊价格下跌到10美分时,买入了3800个以太币。理论上讲,这个人可以只花380美元,当价格再涨到300美元以上时,这笔以太币已经价值100多万美元。不过此截图的真实性尚未得到核实。

  另一段“黑历史”则来自黑客攻击。2016年6月18日,一名黑客从一个叫做“The Dao”的ICO项目团队盗取了价值5500万美金的以太币。之前The Dao通过ICO众筹形式,在短短的28天众筹到了价值1.5亿美元的以太币。掌管这笔财富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机构,而是一段代码。黑客利用代码的漏洞,盗取了其中三分之一的财富。

来源:中投投资咨询网 关键词: 数字货币 投资者 融资
免费报告
  •   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阶段,粗放式的资源驱动难以为继,新材料作为战略新兴产业中最为重要的一极,是“基础的基础”,是其他六大战略新兴产业蓬...[详细]
    2016年10月17日 17:14
  •   “智慧城市”概念来自于IBM实验室。2008年11月,在纽约召开的外国关系理事会上,IBM提出了“智慧的地球”这一理念,进而引发了智慧城市...[详细]
    2016年08月11日 17:26
  •   文化旅游产业是一种特殊的综合性产业,因其关联度高、涉及面广、辐射力强、带动性大而成为新世纪经济社会发展中最具活力的新兴产业。 当前,中国的旅游业正...[详细]
    2016年07月12日 12:10
  •   作为中国经济的新亮点,大健康产业是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新兴产业。到2016年,我国大健康产业的规模将接近3万多亿元,居全球第一。预计到2020年,大健康产业总...[详细]
    2016年03月29日 11:54
  •   环保产业近年来风生水起,各类央企、国企、上市公司蜂拥而入,跑马圈地,2015年的环保并购案例约120起,涉及交易金额超过400亿元。连续两年,国务院总理李克...[详细]
    2016年06月13日 09:56
相关阅读
相关报告
大健康投资前景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中国投资咨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投资咨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755-88351501 邮箱:ocn@ocn.com.cn
热门报告